区政府区政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政务信息 > 房山动态

【改革开放40年·生逢1978】我家的小院儿

作者:杨红利 | 发布日期:2018-08-10

  我出生于1978年,改革开放的起始之年,那时我家住在房山城关街道的一个城中村内,自建的小院儿,虽然面积不大,但收拾得干净、惬意,那是我童年的乐地。

  改革开放初期,家里的经济不宽裕,院里只有两间北房,生活也没那么多讲究,做饭睡觉都在一个屋里。母亲在院里开出一片菜地,种上些时令蔬菜贴补家用。依稀还记得院中还有一棵柿子树,每年秋天一个个大柿子挂满枝头。那时,由于钱紧,母亲很少给我们买水果吃,柿子就成了我们姐儿仨心中最好吃的果品。我们每天都会对着这柿子树仔细观察一番,发现有红了的柿子,就会偷偷摘下来吃了解馋。我年龄小,个子矮,不如大姐二姐眼尖,常常因为吃不到柿子而哭鼻子。母亲就会偷偷将红了的柿子藏起来,给我这个最小的女儿吃“偏饭”,我也会因为吃上了好东西而高兴好几天。那时的生活条件虽然艰苦,但日子过得开心。

  九十年代初,家里的日子好过了,村里家家都在盖新房子,父亲也把院中的菜地铲了,盖上了东西两侧厢房,一边当厨房用,一边作为我们姐妹的卧室。父亲还用碎砖头在庭院中央砌了一个花池,不知从哪里移植来一簇毛竹种在花池里。那时,竹子在北方还不多见,在自家庭院里种植的更少。父亲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宠着这簇毛竹。每天下班后,他都会蹲在花池边,给竹子浇水,清理竹下的枯叶,观察竹子的生长状况。发现土里有拱出新的竹笋,就会欣喜的叫全家人来一起欣赏。邻居来家里串门,他都会拉着人家分享一番养竹子的心得。因为爱竹,所以喜欢画竹,普通的铅笔,父亲就能画出栩栩如生的毛竹,毛竹也成了我们姐妹画得最好的画儿。

  不久村里通了自来水,家家都接上了水龙头,小院儿的生活就更有乐趣了。父亲在院中砌起一个一米见方的水泥池子,那就是我们姐妹的“游泳池”了。夏天的早上,妈妈将池中放满水,下午水被太阳晒热了,我们就坐在池中玩水乘凉。因为池子太小,只能蜷着腿,互相挤着坐在水里。尽管这样,我们也很满足,因为这也是周围人家的小孩享受不到的待遇。慢慢地,我们姐妹长大了,母亲喜欢种花,父亲便把水池铲掉,在原来水池的地方砌起一片儿花池,留给母亲种花。后来,母亲生了重病,为了让她开心,天天有花看,我就承担起照顾花的任务,看着芭蕉花、指甲草、白薯花,以及各式各样叫不上名字的花,五颜六色,竞相开放,看着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的小院,母亲笑了,我也笑了……

  母亲去世,姐妹们相继出嫁,父亲跟随我们姐妹一同搬到良乡地区居住后,小院儿便一直闲置着。每年清明回城关祭奠母亲,都会回小院儿看看,回忆母亲健在的日子,小院儿成了寄托我们姐妹哀思的地方。

  2017年的春天,接到村里通知,城关街道启动棚户区改造工程,小院儿要拆迁了。若是母亲健在,听到这个消息,一定会高兴坏了。拆迁是母亲生前最大的愿望,因为拆迁了,就可以住楼房了,母亲一辈子都在向往住楼房的日子。但如今拆迁对于我们来说,却已不再是渴望的事情。小院儿也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住所,那里的每个角落,都留存着母亲生活的痕迹。我们希望小院儿一直都在,就像母亲一直都在一样。但是作为一名在乡镇工作多年的党员干部,我深知棚户区改造工程,不同于一般的开发建设,它是政府为改造居民住房条件而做的惠民工程。我明白拆迁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意义有多么重要。村里有太多像母亲生前一样的人,希望通过拆迁改善居住环境,通过拆迁提高生活品质,通过拆迁过上城市人的生活。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不能因为我们一家,影响了整个拆迁进度,我想这也是母亲不愿看到的。签订拆迁协议的那天,看到现场一张张村民开心的笑脸,我想我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  1978年到2018年,四十年的光阴转瞬即逝,我已从当年的懵懂少年走进不惑之年,成为我的小家的砥柱中流。小院儿见证了我的成长,也见证了家乡的变迁。如今小院儿虽然不在了,但我相信,在不久的将来,一座座高楼将会从这里拔地而起,小院儿将以崭新的姿态欢迎我们回家!欢迎我们在新家看看山、望望水,品味悠长幸福的乡愁……

转摘声明:转摘本站信息请注明来源《房山信息网》并做回链